最初我以為這次夢到土地公,是我第二次夢到神明,不過在寫這邊文章的時候,有些遙遠模糊的記憶隱約地在腦海浮現,好像不止兩次,嗯...大概有緣吧。

最深刻的那一次,那年我爸重病,人在加護病房,因為查不出病因,只能不斷的換抗生素,連醫生都要我們家屬做好心裡準備。那時候,公司醫院兩頭跑,並利用時間念經,希望透過宗教的力量,祈求好運。(我在最燦爛的笑容等待迴向求安康三篇文章中有略提當年之事。)

就在病情轉好前的某一個晚上,我夢到我在雲霧之間,看見前方有一個超大型神桌,除了尺寸像是"巨人"在用的之外,其他擺設就像我家神桌,有神明的畫像、有對聯,不確定有沒有佛像。接著,就跳到下一個場景,前方有高山,半空中出現全身發金光的佛祖,然後耳邊傳來幾聲佛祖響亮的笑聲,接著看祂緩緩升空,沒多久我就醒了。隔沒幾天后我爸病癒出院,但醫生卻始終查不出是什麼病菌或是怎麼會從發炎惡化,事後想來我總覺得這病好的很神奇。

而這次則是前天晚上,我夢到土地公的神像,我摸著他的鬍子、柺杖,然後跟他拜託我最近求祂的事,而祂回我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我竟然耍賴、盧他,跟祂說:「我不管啦,你要從木柺杖變鐵柺杖,要升官了,一定有辦法」,後續是什麼醒來已經不記得了。我只是覺得奇怪,柺杖跟祂的位階有關?我又怎麼知道祂的事?

昨天用google大神查了一下有關土地公的相關資訊,只查到土地公有專司錢財的、專司記錄人的善惡,也有執行賞善罰惡的,管轄的區域也像縣、市、村、里長,有大小分別。

另外就是,管理一個村(里)小範圍的就是「土地公」,管理一個社區範圍的為「境主公」,管理ㄧ個市鎮、都市範圍為「城隍爺」,三者都是管理土地之神,而以「城隍爺」的位階最高,如管理台北縣的稱為「縣城隍」,台北市(台北府)稱為「府城隍」,再大為管理一個省會,稱「都城隍」,位居新竹的「都城隍」是全台惟一的、位階最高的城隍爺。『現在社會上掌管戶籍的是區公所,就像是城隍廟、東嶽廟的職能;而土地公的職能,就跟管區警察是一樣的。』這是李豐楙教授對掌管戶籍神的表述。(來源:土地公的淵源與職掌)

但是沒有提到用柺杖材質區分位階,也許就是夢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崎玉 的頭像
崎玉

崎玉的記事本

崎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