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王康鹏 韩子遇 2012年04月02日 《财经国家周刊》

美国能源自主率快速提升之下,全球能源格局发生深刻改变,中国如何应对?
 

持续数月的伊朗石油禁运风波仍未休止。

3月24日,美国再度施压,坚持要对仍大量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进行制裁,并抛出了12国黑名单,要求这些国家必须减少从伊朗的石油进口。黑名单中,中国排在前列。這對中国,绝不是个简单问题。美国所要求的减少石油进口,触及的是中国能源安全底线,必需的能源需求如何得到保障?

2011年,中国近六成的石油消费,依赖从国外进口。这其中,包括有来自伊朗的石油。而对美国来说,即使中东局势再紧张,对其能源安全的冲击也不那么致命。因为,美国能源供应的80%左右,已经由本土解决。目前,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占其进口总量的比例,已降至15%以下。中美截然不同的处境背后,是全球能源格局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依托“能源独立”战略和非常规油气的大规模开发,北美地区已崛起为可跟中东比肩的全球能源高地,世界能源、经济乃至地缘政治版图正在悄然而变。

“能源的安全运输、有效供给和市场稳定,符合新兴经济体、发达国家和能源输出国的共同利益,也有利于消除经济危机的隐患和影响。”年初,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出席世界能源峰会时指出,各国可考虑在G20的框架下,建立全球能源市场新机制。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在国际场合系统阐述中国未来能源发展战略,这被外界看作是在全球能源大变局下,中国高层的应对之策。中国,亟需在世界能源新棋局中占有主动。

能源供应版图之变

中东,当之无愧的“世界油库”,这里储存着石油资源1740亿吨,天然气资源量128万亿立方米,分别占到全球的1/3和1/4。在全球能源市场,中东地区举足轻重,世界石油供需能否保持稳定平衡,与中东息息相关。

正因如此,中东地区一直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敏感神经所在。为了保护好自己的能源供应安全,美国不惜劳师远征,一次次在中东地区燃起战火,中东历次战局背后,无不飘荡着石油黑金的影子。

而如今,事情正在发生着微妙变化。中东油气在美国能源供应版图中的重要地位,正在逐步弱化。从奥巴马政府的一系列举措看,美国在石油进口上似乎出现了明显的“去中东”之势。

2001年,美国从中东进口的原油达到历史最高值266.4万桶/天,在总进口中的比重为28.6%。

此后,美国从中东进口的原油数量及其占总进口的比重,均呈现下降趋势。至2010年,该比例已下降至18.5%,十年间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

2011年,美国从中东进口的石油比例继续下降,为15%左右,中东波斯湾成为了美国原油进口削减幅度最大的地区。与此同时,美国本土的能源产出持续增长,“能源独立”战略一步步成形。美国能源部数据显示,2011年,其国内原油产量比上年上升3.6%,至每天平均570万桶,为2003年以来最高。天然气产量从2007年的20.2万亿立方英尺,上升至2010年的22.4万亿立方英尺,一度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

“美国的能源供应,正在静悄悄地发生革命性转变,其对中东等高风险地区的进口依赖明显减弱,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棋。通过来源多元化,美国在能源政策上的自由度在增加。”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评价说。

曾经严重弭患“中东石油依赖症”的美国,何以完成了如此变化?

这与美国政府已坚持多年的“能源独立”战略不无关系。

2005年,美国通过《能源政策法》,正式确立了面向21世纪的长期能源政策,控制能效、保障能源供应成为重点。2007年,美国政府再度出台具有标志性意义的《能源独立与安全法案》,可再生能源产量目标大幅度提高。奥巴马上台后,提出了更高的能源安全要求和更加明确的能源独立战略。

“保证美国能源供应安全的惟一办法,是永久性地减少对石油的依赖”,而解决办法之一,是“在自己的国土上寻找和生产更多石油”,“以将我们国家从对外国石油的依赖中解放出来,并控制我们的能源未来”。在公开演讲中,奥巴马如此说。

在此战略指导下,美国的能源自给率不断上升。2011年前10个月,美国能源自给率达到历史性的81%,这是美国自199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011年全年,美国整体能源自给率为78%,“能源独立”战略已见成效。“美国本土的能源产量增长,大大增加了美国的能源安全系数。从全球能源市场来讲,这是一股新的重要力量,首先是会增加市场供应,这对中国等依赖海外能源进口的国家来说,也有着积极影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能源战略专家夏义善说。

与美国相邻的加拿大,同样正在崛起为全球能源市场中新的“生力军”。通过真正实现大规模的油砂开采,加拿大油砂产油量目前已达150万桶/天,超过卡扎菲时代之前利比亚的石油出口总量。公开资料显示,加拿大仅西部阿尔伯特(Alberta)省的油砂资源剩余可采储量,就达到1431亿桶,这使得加拿大石油储量在全世界排名第三,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预计到2015年,加拿大油砂产量还将继续增长至210万桶/天。

美国本土油气产量的大幅度增加和加拿大油砂的规模化开采,使北美地区在世界能源供应版图上迅猛崛起,全球能源结构因此而重塑。北美地区成为油气新一极,而中东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开始有所下降。

“最迟2020年、最快2013年底,美国石油和汽油的生产量就将超过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美国将成为世界领先的能源生产商;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石油开采量的激增,将使得北美地区成为‘新中东’”。花旗发布的报告中这样预测。

硬币的两面

 

北美地区能源产量的迅速增加,美国本土能源自给率的提高以及对中东石油进口依赖度的减弱,正在对全球能源市场带来深远影响,这一影响将带来全球能源格局之变。

“美国能源独立,对中国等能源消费大国不是一件坏事。北美能源产出增加后,将改善全球的能源供应状况,有利于抑制国际能源价格因短缺而上涨。目前,北美地区的天然气价格已经比其他市场低了不少。”夏义善告诉记者说。

美国减少对中东石油进口,给中国增加进口提供了机会。中东国家的石油产能,将有能力更多地从美国转向中国这样的石油需求大国。

迹象可以从“石油王国”沙特阿拉伯得到例证。2009年底,中国从沙特阿拉伯进口的石油量,首次增至每日100万桶以上,而沙特对美国石油出口20年来首次降到每日100万桶的水平以下,中国取代美国成为沙特最大的石油出口国。

不过,如果就此得出美国“能源独立”就完全利好中国的结论,恐怕是没有看到硬币的另一面。

“美国减少中东石油进口,对中国确实是一个机会。但是,这个机会是需要付出成本的,中国不可能坐享其成。中国在中东拿的油多了,相应的在这个地区需要承担的国际责任也会增加。”陈凤英说。

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经济发展与战略中心主任高士宪看来,美国石油进口“去中东化”本身就是一个两面性的东西。

“当美国石油安全系于中东之时,它不会容许中东出现失控。但当美国减少从中东进口石油后,这一地区的重要性,至少在能源安全上的重要性,对美国来说就会减弱,它对这一地区的安全保障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强。美国可能会容许一个局势更加混乱的中东存在,这是中国需要面对的挑战。”高士宪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那么,缺少了美国的强势存在后,维护能源安全的重担,将由谁来承担?未来中东地区的能源供应是不是安全的?怎么保障能源战略通道的畅通无阻?这一切,已成为中国在这场能源大变局中需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2011年,中国石油表观消费量为4.7亿吨,增速虽低于近十年7.1%的平均增速,但同比增长仍达到4.5%;原油表观消费量估计在4.54亿吨,同比增长3.4%。也就在这一年,中国原油的对外依存度突破了55%,进口量超过2.5亿吨。

在进口来源上,中国的海外油源主要集中在中东和非洲,进口份额分别为51%和24%,这两地的石油进口占中国石油进口量的3/4。同时,“世界油库的阀门”霍尔木兹海峡、“东方直布罗陀”马六甲海峡等油气战略通道是否畅通无阻,也是影响中国能源安全系数的因素。

“中国对能源安全不能掉以轻心,对重要油气来源地和油气战略通道的保障,需要占据主动。” 夏义善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推动全球能源治理

 

“在这场全球能源大变局中,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中国。能源安全问题,越来越明显地具有全球性质,亟需通过世界范围内的共同机制和框架来实施全球治理,实现各国能源集体安全。”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必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在中国决策层面,构建起全球性的能源安全机制,已经成为重要的路径选择方向。

有专家认为,当前,很多有关能源资源的全球议题还停留在讨论层面,很多国际组织只具有论坛性质,缺乏约束力和实质治理作用。国际能源资源领域出现的贸易纠纷、投资争端,还很难在统一的框架下得以有效协调。

许多国际组织认识到:能源资源的全球性自由流动,亟待国际组织发挥国际协调和政策制定的统领约束作用。很多国际性组织已开始有意识地制定有约束力和影响力的能源技术标准、产业政策、管理制度和交易规则,但受组织本身影响力所限,这些约束规则还只能局限在区域范围内。

而无论是能源资源的供应国还是消费国,国际组织还是研究机构,只要参与能源资源产业链,都是寻求己方利益最大化的市场主体,客观上有可能损害他方的利益。要确保每个参与主体利益最大化,而不使任何参与者受到损害,就要从全球治理的高度,确保能源资源市场的有效性和稳定性,平衡能源资源市场参与方的共同利益。

2012年1月16日,第五届世界未来能源峰会在阿布扎比开幕,各国政要、能源企业巨头云集。会议的亮点之一,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会议并讲话。这也是中国领导人首次出席该峰会。

“为了稳定石油、天然气市场,可考虑在G20的框架下,本着互利共赢的原则,建立一个包括能源供应国、消费国、中转国在内的全球能源市场治理机制。要通过协商对话,制定公正、合理、有约束力的国际规则,构建能源市场的预测预警、价格协调、金融监管、安全应急等多边协调机制,使全球能源市场更加安全、稳定、可持续。”温家宝发出呼吁。

这是中国政府领导人首次在国际场合系统阐述中国未来能源发展战略,并提出了解决未来能源问题的现实性建议。由此,这也被外界看作是在全球能源大变局下,中国高层作出的应对之策。

“在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中,G20顺利实现了制度升级,成为应对危机的主要平台,并初步显示了治理成效,国际社会普遍接受G20成为今后开展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平台。由于G20的权力结构和制度建设具有成本优势,在该框架下构建全球能源资源市场治理机制具有可行性。”范必对记者指出。

在G20中,包括美、日、德等能源资源的主要消费国家与地区,俄、澳、沙特等全球重要的资源输出型国家,还包括了中国、印度等非常关注能源安全的11个新兴经济体国家。能源安全问题,对G20国家有着非常广泛的共同关切基础。如果此构想顺利成行,可望有效应对全球能源格局变化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也为中国能源安全提供全球性的集体保障。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能源外交研究中心主任、前驻俄罗斯武官王海运接受采访时表示:全球能源市场治理机制,非常符合中国的能源安全主张。中国主张各种不同类型国家实现共同能源安全,这就要求能源供应国、消费国、中转国必须加强协调、实现互补。

在一份由范必牵头撰写的研究报告中提出,应在G20框架下,制定公正、合理、有约束力的国际规则,形成大宗能源资源市场的预测预警、价格协调、金融监督、安全应急等多边协调机制,使全球能源资源市场更加安全、稳定、可持续。其中,安全,包括供给安全,及时、充足、经济地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能源资源;利用安全,在开发、生产、转换、仓储、运输、消费等各个环节没有危险、不受威胁、不出事故。

稳定,包括价格稳定,减少暴涨暴跌引发风险;供需稳定,保持生产与消费供需平衡;政策稳定,有效协调各国政策及相关标准,减少不确定性风险。可持续,包括能源资源的合理开采、高效利用,全产业链相关参与方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报告建议,将全球大宗能源资源市场治理机制纳入G20框架下,需要分步骤实施,分阶段推进。中国政府应当积极推动,有所作为。中方可在国际场合,按照双边与多边相结合的原则,就建立能源资源市场治理机制与G20国家积极磋商,在适当的多边场合,向国际社会正式提出建立这一机制的建议,并积极推动其付诸实施

全球大宗能源资源市场治理机制的框架设想

 

第一,建立信息通报机制。在能源资源供应市场中,建立全球信息沟通机制,提高能源资源交易的透明度,减少或取消对能源资源市场的行政干预或垄断。建立全球能源资源交易数据库,协调各国通报能源资源的生产、消费数据,要求有关机构公布交易头寸、保证金数额等重要指标。加强对需求预测,引导消费需求,保障市场的稳定供应。

第二,建立价格协调机制。制定市场竞争规则,建立价格平抑机制。进一步放开价格管制,打破个别国家和企业对某些能源资源的价格垄断。建立能源资源期货市场和全球储备体系,当价格波动严重异常时,通过增加保证金头寸、动用储备等措施,缓解价格波动。建立各国能源资源的补贴、生产、贸易、投资政策的协调机制,防止各国单独制定政策产生的外部性。

第三,建立金融监督机制。将国际金融体系改革与能源资源市场体系改革联系起来,建立全球能源资源衍生品市场的金融监督机制,加强对资本流动和金融创新的监督,防止能源资源过度金融化和杠杆化,减少金融或矿业寡头对商品市场的大肆投机和价格操纵行为。

第四,建立安全应急机制。建立全球能源资源安全应急机制,制定必要的应急预案,针对能源资源运输供应过程中的突发事件开展联合演练。各相关国家要及时通报安全信息,例如威胁海、陆运输通道安全的犯罪活动,地震海啸等不可抗力引发的供应中断,以及其他原因造成的大范围环境损害等。

第五,建立合理消费机制。引导国际能源资源消费趋向清洁、低碳化,在国际社会建立低投入、高产出,低消耗、少排放,能循环、可持续的国民经济体系。推行绿色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形成节约环保型社会组织体系。

第六,建立自由开放的贸易投资机制。进一步放开价格管制和管道限制,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建立区域和全球能源资源统一市场。。。

G20即20国集团,1999年12月16日在德国柏林成立,由原八国集团以及其余十二个重要经济体组成。20国集团成员涵盖面广,该集团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占到了全球90%,贸易额占全球的80%,已成为全球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

页岩油埋葬石油产量峰值说花

 

旗近期发布报告,分析北美石油产量大增的影响。花旗认为页岩油的突破粉碎了石油产量峰值说这一支撑石油价格长期走高的理念。国内石油产量大增使得美国进口大幅减少,将推动WTI-Brent价差进一步拉大。FT认为美国对国外能源依赖减少将大幅改善经常账户收支,从而支撑美元走强,改变美元与油价之间负相关的关系,影响美联储超宽松货币政策,深远影响国际金融市场和全球经济。

1.北达科他州正在埋葬石油产量峰值(peak oil)的理念,前者正在引领美国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石油生产商。全球石油生产已经达到峰值或正在达到峰值的理念支撑着油价长达十年的上行趋势中的大部分。这一理念被供给总是不能达到各国政府和IEA设定的乐观预测的事实所支撑。IEA总是习惯于对来年非OPEC国家石油供给做出大幅增长的预测,但总是在接下来18个月里面将这些预测值调低。

2. 这一模式看起来面临变化,主要是由于美国新的页岩油的开发。来自页岩油(以及附带的页岩气)的产量增长非常迅速,带动美国石油总产出上升,即使是在阿拉斯加和加州的传统石油产量继续其结构性下滑和墨西哥湾石油产量刚刚从漏油事故后缓慢回升的情况下。此次美国石油产量飙升的主要驱动力量是页岩油,包括北达科他(Bakken),德克萨斯(Eagle Ford和Permian Basin)等。

3.花旗预期美国石油产量将大幅超出预期,并预期行业的预期将大幅落后于现实情况,正如多年来对待页岩气那样。自2000年代中期起,公司开始将改革了整个美国天然气供给图景的破碎技术应用到页岩油生产。这一成果已使得美国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石油生产国。页岩油产量的上升已经显著影响了石油市场,来自于Bakken和Eagle Ford以及其他地方的石油,是导致WTI油价与Brent油价以及全球其他原油价格指数脱钩的关键驱动因素。

没有这些产量的增加,美国石油进口量将比现在高出1百万桶/每天。随着页岩油产量加速增长,花旗预期产量到2020年至少将上升2百万桶/天,其对油价影响力将更大。墨西哥湾的石油产量回升将可能导致额外增加1.7~2百万桶/天的产量。如果对加州页岩油开发的政治障碍被克服,那么有望再增加1百万桶/天。

4.供给大幅上升导致需求下降,从而进一步加大了其影响。国内产量上升已使得美国净石油进口总额从2007年中期超过1300万桶/天下降到2011年末的800万桶/天,美国如今已在过去60年以来第一次成为炼油产品的净出口国。国内需求中由进口石油满足的比例从2005年的60%下降至2011年的45%。花旗预期美国进口要求将进一步下降,随着美国越来越接近自给自足以及墨西哥湾石油产量上升,花旗预期WTI与Brent之间的价差将达到更高的水平,类似美国天然气与欧洲之间的模式。

资料来源:《华尔街见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崎玉 的頭像
崎玉

崎玉的記事本

崎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